途經

小害

我遙想,與你相遇的情景
像城市披掛的外衣
輕輕被事物颳走
腳步算是留住了,但路斷然灑下雨來
總有些不經不覺,再一次
被眼睛凝注

若是從來路上,刻意
添置著某些空間,我會毫不吝嗇的
放在每個街角的棲身之處
就像默默等待的人,等候
明天一樣離去;路燈注定了
淡淡距離,總有些深藏的罪愆
會把真話當作謠傳
踏破一片如鏡的水窪
如此,拭去自己,讓兩肩磨擦時
再不會有任何一條單程小徑

所以春天和夏天交會
會以季風交換彼此殘破的部分
直到所有面目戚然
如像騎樓底下危坐的陰暗
不需用孤獨庇護
我害怕我的猶豫變成天空的負擔
遲疑已匆忙晃動,懸垂中間的
是一截壞了的鐘擺,瘋長於
迷路的欄柵,和錯失的路口

小鳥斂起結疤的翅膀在轉角
銜住沉思的樹蔭;藍色的日光彷彿
捲走大海餘下的鹹味
苦澀在體內結晶,晶瑩得像一個
漏雨的窗口;我在裡頭窺看你
窺看你輕盈像羽毛
一口氣,一口氣地呼出
我們曾殷切的肥皂
即使那兒是世界的中心,我仍
漸漸地溜向邊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