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門

張百牲

我走進深冬的大陸
經過冰封的灘塗
穿過嶙峋的山路
北風刮傷我雙手
月光淹沒杯杯酒
起風的時候
我以為我會哭
但是沒有
晨曦 日暮
同程的候鳥在唱歌
小雪 薄霧
車夫又講起古老的傳說
搖晃的旅途
其實沒有那麼辛苦
說起你的時候
我以為我不會哭
但竟然沒忍住
繼續趕路
和古藤老樹打招呼
星輝照亮寂靜的來書
而我手中的地圖
越看越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