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假言

《落花的紫鳶尾》

四月的尾巴拖著落幕的黃昏
群鳥已經準備飛往另一處天明
只賸下一蝶紫鳶尾,棲止在原野
萼片還末羽化成翅
榕樹靜靜在旁看著
這一朵小而脆弱的花
謎般的蝴蝶結,他想解開
又想保護。榕髯,禁不住垂下
輕撫著花瓣,怎知道
意亂的風沙捲了進來
但榕樹斜撐著沉重的過去
他只能像所有遺憾的開端
用華麗的語言說服自己:
只是遮風,只是掩雨
當她飛揚時,他會把笑容送去
賸下的留給自己
不會哀傷的,因為,葉眸
已經準備好明日的露水

今天,鳶尾冉冉成長了
在虹中撲翅,開成一季暖春的繁花
我知道,明天,再沒有留下的理由了
或許,弱枝曾想過抓緊著妳
但榕葉,從來只能輕輕飄過,不落心扉

是妳故意留下,還是無意遺留?
葉片竟沾上藏蜜的花粉
且讓故事留白, 只任花粉寄予的
在風裡纏成萬縷千絲,在風裡
散去;散去的,會是幽香
那麼微微的幽香
漫延到未知的遠處,我們將單獨
但不孤單地,到另一個感情的落腳處
生根,萌芽……

當有一天,榕樹長出霜白的蒼鬢
所有故事已化成夢中的幻境
妳我都會想起歲月的問題:「要是
回到昔日初春,又會如何選擇?」
我會,細想那朵老去的紫鳶尾
仍如綻放時絢艷;落花
流水的歌,又在耳邊徐徐響起,我心裡清楚
當初,仍然會對鳶尾微笑

《陰暗的顏色》

當臉背向太陽
影子的陰暗面會有多廣
我真的不知道

再明亮的愛
對於影子,只會造成傷口發炎
假若銀鈴能在無風的下午響起
好讓我知道
還有一個尚未腐爛的心房
妳說多好

曾經徘徊在妳的樓下
寒風是一把沉默的軟刀
拂到內心最瘦弱的地方
剩下暮鴉企及在樓頂啼鳴
彷彿不會飛,更準備躍下

木頭車般的日子不斷前進
不容許駐足思念
希望只是一再撕裂的傷口
疤痕燒成跌宕萬里的山脈
但我不再抱夜沉淪
始終站在陽光下,等待
朝陽與夕暮,恨與愛
擁抱共同的顏色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