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晚餐

木果

--致M

我們不約而同見證
一枚蕎麥上長了一枚流動的蛋
風吹動疊滿厚厚的鰹魚片
翻騰的酒拋起一枚一枚的蜆
這些將載入史冊而我們
從來沒有坐下
嘗試切一枚牛油,言明己志(中古漢語乜Q都用個枚字)

其實問題在於我們
不愛牛油,而牛油是通往
秘道的密碼(只有人類才會相信所有帶有象徵但完全沒有用的智慧例如錢和愛情)
用力的攪拌捲起大量泡沫
長在右耳,黏貼一枚郵票
寄往遙遠的八月
再次(我的舌根一瞬間長滿了密麻的芥末無法)道別

後來的某一夜
我們在地鐵車廂咬著乾癟的蕃茄仔
蟲蛀的焦慮駐紮而無懼於
翻滾
海會讓一個人失去生命但不會
從此消失
無法吞下的夢
就如自身書寫的失措
我清楚知道我們已完成最後晚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