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之魚

陳德錦

再無後顧之憂了。
鯇魚,把頸部以下的身體
都割讓給魚販子,
用作雕刻的材料。
牠舉頭面對聽眾,
半開半闔的嘴巴
不斷演說陸上的見聞。

白鱔把長長的身體
弓成好看的弧形,
滑不溜秋,閃着詭異的光,
在魚販子手起刀落的瞬間,
扮演一條可怕的蛇。

自從虎皮蛙被喚作田雞,
擺脫了爬蟲的身世,
牠們就甘願在籠子裡等待,
等待那光榮的一刻,
千挑萬選被揪出來,按在砧板上,
並且幻想自己快將拍着翅膀,
飛到田野去。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