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兩首

陳德錦

#9

我變得像個可憐的懺悔者
跟隨你走上暗淡無光的樓閣
你拿出聖訓,讀來叫我嘆嗟
你的眼睛比文字更顯清澈
髮柔如絲,話語如酒如蜜
澆灌我與生俱來蕪穢的心田
但我耳如蠟封,走下同一道樓梯
走到陽光也追不及的界線
緊迫的空氣醇醪一樣使我鬆弛
街上的遊蕩者也洋溢滿足之情
如受聖訓,那麼我寧可忘記
你烏亮的髮絲使我如見神明
你是預言家,我早成無國之君
我以背棄贖得自由的身分

#10

那些年月我愛在庭台閒步
抓一把陽光揉成一個紙團
卻見你在對窗,似是低頭看書
你我相隔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多年後那陽光的紙團已無法攤平
一切顯得陌生,桌上的文字
牆上的畫,窗外的風聲,雨聲
活在人群裡是為了換取親密關係?
我與你隔窗相對,你低頭閱讀
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聽你閒話
學習你編織或家政的專注
當你抬頭時我閃身走入暗角
慶幸沒有呼叫,打擾你,還害怕
因我,叫你感到一絲存在的可惱

市場之魚

陳德錦

再無後顧之憂了。
鯇魚,把頸部以下的身體
都割讓給魚販子,
用作雕刻的材料。
牠舉頭面對聽眾,
半開半闔的嘴巴
不斷演說陸上的見聞。

白鱔把長長的身體
弓成好看的弧形,
滑不溜秋,閃着詭異的光,
在魚販子手起刀落的瞬間,
扮演一條可怕的蛇。

自從虎皮蛙被喚作田雞,
擺脫了爬蟲的身世,
牠們就甘願在籠子裡等待,
等待那光榮的一刻,
千挑萬選被揪出來,按在砧板上,
並且幻想自己快將拍着翅膀,
飛到田野去。

大帽山上的浮雲

陳德錦

認定這條小徑上山,
很多記得與不記得的草坪和岩石,
很多聽到或聽不到的泉水的嗚咽,
都無阻於一次重新的出發,
像黃牛忘掉曾經俯臥的濃蔭,
為追尋嫰綠而走入隱蔽;
這樣的高度不用再高蹈,
不必再把連綿的山勢
看作自我歲月的層積,
西邊的城和南面的海
都不是冀望能逃脫的紅塵;
惟一可以肯定是更接近移動的雲,
彷彿伸手可及卻又不可碰觸,
當它撒開灰網,網住了白日,
不管站在什麼地方都會帶來
一陣寒風,凜凜刺骨。

陽光的宿命

陳德錦

我看見太陽,這醒來的巨鯨在海面翻騰後
依着遠山游弋到高天,搖撥一闋春日的前奏。
我看見從城裡來的野餐者舉着葡萄酒杯,
由曬場的白鍵走到屋背的黑鍵,
在一片涼快的陰影上打開白色的鋪蓋。

去年麥子的氣息殘留於穀倉裡。
我倚門而立,陽光鋒利的小刀子
把頭上的灰髮一一折斷成白髮,
像地平線,折斷一個農夫對土地的凝視:
他每夜看星,卻忘記了
這騰挪得像大魚的星體才是宿命:
黃昏時擱下了一排空虛的房舍,
讓風穿過,讓椋鳥追逐穿過山野,
一束雪花蓮擠掉最後一顆碎冰……

大雪

陳德錦

***********

縱橫交錯,比網織得更密
把整個黃昏織成一襲灰暗的大衣
包裹幢幢高樓,任高樓更高
也擋不住傾斜撲擊的姿勢
***
一匹灰鶇在受風的簷下避雪
深深把頭蜷縮於翅膀的短毛裏
雛鳥在冰天中迴旋,空寂的遠方
給它們一個溫暖而難圓的夢
***
雪以一種特殊的急墜和專注
埋藏了鐵路上交叉的軌道
***
雪在乘客的臉邊颼颼擦過
像一個面善而說不出名字的友人
給予遺忘,給記憶填滿待續號
***
雪落在狹窄的人行道上
有人忙於鏟去店前的積垢
容納新的稀疏的腳跡
***
雪攔截了一線前行的車輛
雪堆成了路障
雪閃動著像失靈的交通燈
***
雪落在無魚的河流上
淤塞的水道擱著一團一團的棉絮
***
雪落在無花的草地上
朵朵白蕊彷彿要熬過嚴冬
***
雪在厚厚的玻璃門外
眨著眼珠,旋轉門裏
一棵冷杉僵立在大堂
滿身閃亮的燈泡,看不盡
挾著禮物的人在身邊溜過
年年不變,即使這樣的大雪
***
雪是你的鞋子,用緩慢的細步
走著一條不再熟悉的路
***
雪落在雨傘上
紅的,黑的傘子
沉重地移動
像一顆渴歸的心
***
雪落在寂靜的街巷上
沒有人走過一段一段的傾斜
一級一級的濕滑
找一所燈火明亮的小酒館
***
在雪裏
看不見一座燈塔
***
雪是昨日
一種遙遠的騷動
***
雪醒來了
當大地沉睡……
***

後記:今年12月7日,曆書記為「大雪」。設想香港下雪,會是怎樣情狀?心想:不可能吧。但世紀已末,多少不可能的事已變成可能。恐怕這下雪變成可能,也不過如是。人生如常,世事如常。未來的,還不是寂寞如今,如昔。(1999.12.7)

**********************

在細雨梧桐下倒唸〈聲聲慢〉

陳德錦

怎一個愁字概括這紛然而至的思緒?

臨安的初夏。難忘的是
一軸少年時代的丹青,
大膽而狂妄,把愛情
用色彩來渲染。德甫去後,
所有的畫都變成空白,
所有銅器變成猙獰的怪獸,
所有玉石站立等待成為陪葬品。

那年他還不在畫圖裡,
燭光搖動我們身旁一堆典籍,
我們的生活就是最美的藝術。
德甫去後,他的身影依稀,
我在無數的夢中重繪當年的日子,
不願它像流亡時丟失的書畫和金石,
這麼貴重的記憶,
不願讓流氓撿去發一次國難財。

藝術是我唱起的輓歌。
對了,德甫,這梧桐細雨
雁來風急的黃昏,
我已學會了用一杯淡酒
把自己的意識泡浸在十八歲的日子,
釀造一種微微的瘋狂,
用輕慢的詞調填上
淒淒慘慘的宋體字,
寫下我內心一個王朝的傾覆。
斜陽啊,讓我雙頰回復鮮紅,
一如當年,讓它燒掉
這一綹頑固的情根。

臨安的街道靜下來了,
我的心卻不易安靜。
為何,在淒冷空虛的國度,
還像一隻看不見樹林的孤雁,
尋尋,覓覓?

野豬誤闖童裝店

陳德錦

牠喜愛一切色彩繽紛的東西,
牠不愛漂亮的童裝套在玩偶身上,
沒有眼珠的假人看不見牠尖長的獠牙,
像咬碎一條蘿蔔那樣牠咬掉它的手掌。

玻璃門搭建一個臨時動物園,
從來沒有這樣一群舉起手機的觀眾
耐心紀錄一頭野豬整個逃亡的過程,
為牠到處亂闖感到百般焦急和衝動。

牠曾經有一個草草的溫暖的家,
在林木茂盛人跡稀少的山岰;
牠不打算認着舊路回到父母的身邊,
沒有察覺商場佈下了透明的圈套。

在冷冰冰的商場來回跑了一圈,
既找不到水源也沒有發現好吃的野果;
雪白的地板沒有鋪雪卻異常光滑,
前蹄踹着後蹄跟保安員擦身而過。

牠在鏡子裡看見自己長大了的身軀:
一身灰黑的硬毛包裹着粗壯的筋骨,
誤入更衣室後把所有裝飾和布置打翻,
東倒西歪色彩混亂夾雜着野性的尖呼。

而終於牠爬到天花上把頭伸到高處,
只有燈光照不見的鏽鐵和陣陣霉氣,
一條腿子伸到外面讓麻醉槍對準,
漁農處用一條麻繩實行即捕即解的措施。

故事由記者講述比牠想像的更多姿多采,
牠不能回去的森林是一個瀕危的家園,
只是誤信牆上的藍天白雲就在山路的盡頭,
用野獸的天性和嬉玩的時刻兌換了自然。

這商場不愧是一個安全的玻璃動物園,
像水晶球把幸福的未來呈現給孩子;
沒給嚇唬的繼續閱讀麥嘜的故事,
穿起簇新的衣服烘托這繽紛熱鬧的都市。

小西灣偶成

陳德錦

沒有影踪。
卻分明
在這桂花園裡。
像一條項巾,
帶着溫暖,
隨風
飄起,
又驀然
撲到
我的鼻息中。

薄薄的
一層藍莓,
給郵輪
鋒利的船首
朝着遠方
切開,
留下了一線
讓海鷗
也想舔舔的
鮮忌廉。

黑鳶在半空
盤繞,
以雙翼旋成
一道羊角風;
俯視一隻麻雀
抓緊樹枝,
快要跳進
角尖的深處。
一片黃葉
徐徐落下。

海伸出了
一隻纖指,
緩步跑的人
加快步伐,
走入她的臂彎。
在一陣暈眩中,
把肺活量
擴張,
跌倒時,
擁抱着深藍。

2015.2.6

後記:訪友於小西灣,共步海濱花園,即景四短章。友掌舵碧海多年,今已退休,安居港島東區,並誌。

歲暮

陳德錦

沒有一根松針在冷鋒的指揮下演繹
去年的聲籟,薄暮無聲在港口下錨。
最後的離船者走入一塊殘餘的綠化帶,
面向一棟灰土牆。

冬至後,夜的衣襟短了,藏不住夢的裸軀,
馬蹄聲依稀,在城裡的暗角遺下一串空階,
一隻迷羊在悲嘶,身體像夜色一般漆黑,
落入幽林的陷阱。

在意識的邊陲,你掙脫被褥的餘溫,
把北窗關緊,撲滅了一聲響亮的咳嗽,
黎明的亮光偷進簾縫向四壁呵一口暖氣,
缺月沉埋於天邊。

故事在哪裡錯接才不會終結,當潮汐未息?
鳥聲把夜幕一片片啄亂成樹影,一頭霜髮
獨對窗外的疏林:鳳凰木已秃了頂,
燃燒的或是紫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