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雲南之二

哲一

一、蒼山

不見塵埃的山間照樣會走得疲累;
照樣日月升沉,有著抹黑的時機。
隨身落下的點滴不需
教蒼山鏽蝕,總也亮得起,
心眼的那一片綠。

二、天龍八部城

收斂罷。英雄已選擇棄劍,
忍住了六道氣脈,免得
連搔癢,也驚動成神經病。
那廿八掌,應是不增不減,
不試圖降伏眾信的瑞獸,
不要放下自裁的結局。
木訥的僧選擇持守化功,便不好
道破吸納的百年功力多數
虛妄,一如敗竹。
記得俠者之大小,不離神話;
記得神話的八部天龍,
可如神,亦可如鬼。

三、洱海一角

一棵樹一直背但不棄
那些逆反的光,
存心讓鏡頭失焦般,
攝下無異暮夜的陰暗。
一片葉,非到了枯爛時候,
不會接近那一抔荒土;
一槳楫,在叢林無奈倒塌、
汽船通航以後,就形同廢物。
目睹的起滅盡說成天意;
無明裡,竭力晃動的那一片天
都不是僥倖。
配得的反照實在不至缺乏,
不要動搖,更不必過問
一切豎立的姿態。
即使拋離之際,
水猶常綠,風過邈遠;
即使,面對樹海,
早已失去安放的餘地 ……

四、南詔島上喝茶

要是害怕融掉自己,
炎冷的季節不再涉足,
煙霞,障眼還是引路
都來不及沉澱。
想像,是一磚普洱
落入壺中。順勢的奔流
泡沏下來終究不加泯沒;沒有
借剎那的風向,改變應有的溫度。
寒山碧水、陳葉香茗
消解了煩膩,那一抹煙霞
泛過一張復原的面目。

五、在洱海醒來咖啡店,讀阿多尼斯詩選

趁天猶敞亮,
及早朝顱頂開個豁口,
扯出憊倦的自己一手扔去。
滄海,在你醒悟時
便教曉甚麼是世間的冷,
甚麼才是陰影:
黯晦,永遠洗不走的,所有
都回來了。
不要為自己即位而王,
溼漉漉的記著
沉溺時,何等的渺小。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