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小害

天際以外的浮雲
結實得過份
是您又無故張開巨網
彷彿是神明在言說,過往的
一種恆常濕度
我晾了許久的衣
仍然未乾
牢牢捂蓋雙耳
好讓夏日的香氣再從腦海
滿溢
--然而

我能辨識的,只有葉脈間
那些偏愫的秋霜
葉尖的晨露早就被雨漬偷走
或,簡潔地說
我是個瞎子
看不透您,看不透海中
層層遞延的薄冰;冰點
以下的餘光
也許再照不見春寒
若一根魁木能為難言的
氣候代筆
一宿之後,年,會復年
日,會如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