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秋

水盈

秋天剝落一塊,是金黃、是枯黃,
就自己一塊流浪,未起行已放浪形骸,
成葉子狀卻糜爛見蛀、血脈乾涸。

他飄過尚有點青春的樹,沒有載走什麼 ;
飄過人跡迭至的廟宇,沒有帶走什麼 ;
飄過空置的房舍,沒有拿走什麼,僅僅瞟一瞟 ;
再飄過一張濕濡的臉…… 這闕剝落的秋天
愛上人淚,盼攜走她的濕潤,然而最後
什麼也沒有帶走……

秋天剝落完,畢竟肅殺過,
沒誰能適應僅餘的三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