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抑郁症患者

银鼠

他好像生了一场大病,
老了许多
原本饱满脸颊装盛的胆怯
变成了苍白无力的凹陷
尤其是那双眼睛
原本是
随时进入自我的封闭闸门
像是泄露了秘密
而遭受命运无情的打击

尽管他仍说着是同样的话
“这繁花仓促的异生奇观,
不断如一簇一簇的藤蔓植物,
作为年老者最后的心愿……”
他好像已经看到自己
正在接受
最后的审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