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痛

假言

愛情是文字的少女
有時她想成為小說
有時她想短美如詩
但她通常零零碎碎卻裝扮成句子
晦澀得無人讀懂

讀懂又會令她更為碎小
因此她有時需要無病呻吟的潑墨
在虛無的句韻中裸身舞蹈
在染污的白紙中長得亭亭玉立
誰吟她,她就會痛 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