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陸

小害

常以為,無邊會是盡頭
在水一方,惟
無限對有限之間的戲謔

我把我擁有的
都當作失去;冷冽
如苦水,斟滿
從腳踝探聽的溫度

浪,便撲面而來
早說了:溫度,不適合冷血
靠賒借得來的溫存
回憶黏稠如瑣細的鱗次
(掉下也無妨)
掉下來,又再次滋長

瀝乾透明的化石
引證了傷口的能耐
一切已淹在眉睫;在雨
諒解的海中央
(雨,甦醒的雲海)
我是一尾魚
曾蹣跚內陸的心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