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失的和平

水盈

击落。誰战胜雪花紛飛
煙霧瀰漫,狂暴中的四肢脫落
交还死神。你們竟敢索償
俗事以外的東西
死神目睹一切,心裡打哈哈
一边剔牙,清理暴吃後的牙垢

任何建築在生命前已衰竭
倒塌。是不分性別的同等遺夢
似乎是建後必遭的天譴
刀劍沒眼,古來的藉口
再真,仍是藉口,一而再
詮釋了背光的和平
和女性生理期以外的
血腥。連战爭
也變成全人類的生理期

心理作用不成氣候了
在战机和導彈以下
護著头的你
信自衛的朮數嗎
如果是一場核战
你將見幼嬰全身長滿咀巴,
是啞然的咀巴
因再多的說話和反抗
徒添悔恨

事後,留下可憐人善後
以後的以後,和平背後
有光反照一个醜陋的笑容
戀战者仍蹬著腳丫子
旁若無人
母親未見娃兒蹬腳丫子
娃兒已失腳丫子
啍押韻的腳丫子
獨耳聞
永恆的嬰兒哭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