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南坑排古道

陳德錦

仿效前人腳步
密密穿行……
一條灰線在林間
蜿蜒,升降,同樣的
濃蔭,不一樣的
崎嶇;縱然幽僻,
尋找它年輕的歲月,
得把繡滿地衣的土石
縫成一痕山色。

一條沒人選擇的路,
它的童年飄遠了,
成為一幅褪色的淡藍,
抹乾了髮下的汗珠。
白日穿透林木,
曾是微寒的晨曦,
喚醒一聲布穀,
曾是黃昏的餘燼,
焙香一地金稻。

蕉田旁邊一隻村狗
再吠不出人影。
平原上習習晚風
吹衣;一輛機車
飇過,一輛腳踏車
從村口切入小路,
把沉沉的暮色,
拉鍊一樣,
拉到山嶺的邊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