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風中總回望不到的,七月

小害

七月:

 總會有人走先一步,但,不代表先行的畫面就會被稀釋而變得飄渺;每個人回望的時刻不同,每次回望的深邃也不同,您應該比我更清楚明白,每每回望的,仍會是忐忑不安的我。

 只是您太介意去細看我凝視您的眼神,凝視分分秒秒的過去,迎來一片迷糊景象,就如故事裡頭一直被情節纏繞的主角,貫徹無奈的樣子;但誰會是主角,誰也說不定的,七月。我嘗試以您的想像去假定必然走到的盡頭,身邊沒有行李,手中只有一張挨近黃昏的照片,什麼剪影都不再適合熒幕大小了,指頭捏住的真實也是由存在流失到虛無。然而,我始終相信,無論何時我仍會保留著您對我的笑容;我說是真的,都是真的,它會發生在未來,或剛剛的過去。

 所以您訝異發現遺忘時,其實我也憧憬著,世界本來就是一堆沒有號碼的來電,硬銷毫不協調的情感,我們賒借出去,又竊取回來,軀殼與軀殼之間默默應對。薰風起了,行遠自邇,我們箇中又能勘破幾多重重厄鎖?彷彿這一切,或這一切一切,用最坦白去形容,依舊蒼涼、無誤,依舊無言的影寂;那麼請您不必再想了,不必勉強再想起某一個自己--您永遠,屬於您的。

留給您背影的
六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