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日

浩銘

傳說巨人夸父立志要追到太陽,於是一直向西奔跑。但太陽太遠,他在途中就渴死了。後來,人們都知道不可能追到太陽,也再沒有夸父這種傻瓜。

在日出而作,月上而息的白領工作年月,多數的辦公室和囚室無異,上不見天下不見地,在放風的一剎看到陽光絕對是一種福氣。還記得之前工作的地方,整間公司只得一口天井看到正午的陽光,到下班的時候,歸途張懸的只是街燈的泛黃,那些日子總是特別氣餒絕望。好像在那時開始,我已經覺得望日是十分奢侈的。李商隱說夕陽無限好,於是不少鸚鵡似的文章說著夕陽之美、悲著遲暮之嘆,於是這個民族對斜陽總是有些隱若的情結。但如果你仔細問,人們又未必說得出有甚麼真情實感。

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活得像一件工具。而工具又正正取代了人的工作。每天聽著地鐵上那些黃衫工機械式的告示,我覺得,這個城市不宜人居。

機械似的人生容不下浪漫,當然想像也是奢侈的。而夸父這種傻氣的想法,也當然是不容於世。工具就得恰如其份做自己被生產時所預設的任務。所以,這座孤城沒有詩、沒有畫、沒有人格。

五月廣東好像也有假期。工廠不再趕工,天空也恰巧不想下雨,穹蒼披著一片雲,而我下班也比以前早。不過朋友們在生產的行列中無言的忙著。一個半個的逃兵不能結黨成群,只好傻傻的追著太陽獨行。

可是我行得太慢,也捨不得夕陽,於是買了一張小小的船票靜靜西渡,追逐那片漸漸褪色的落霞。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