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時差

蕭頌恆

我們沿保齡球軌道重回昨日的相識
我趕進陌生的課室唸華茲華斯的詩,而妳微笑
笑我還沒介紹名字汗水已沾濕了時間
汗巾還剩泡菜的餘芳
還有種種回憶,統統包起如妳贈我的巧克力
時間自尚存的餘溫溶化

我們仰首看還沒命名的風景
當我猜想譯名,妳寫下忘卻
名字不過是供記憶炫耀的塔
異鄉人不依靠誰的引領
背貼裸地認域外的蝶
蝶不再是夢是還沒開始的蛹
是無言的抱擁
像光火與蠟燭對吻的頃刻

昨天的記憶融化而今天的你開始凝結
問記憶多長
長的過十四天嗎
你笑說不用介意保齡球前往的方向
軌內是緣份
失分的人只是漏掉的曲奇碎
香味因碎掉的距離而散佈

葉自枝椏散落又重聚於地上
那會否是首爾塔的意義?
街燈催黃地上的樹影
我用剩下的枝椏
扭轉光與影的時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