蠹木

小害

有些蠹木刮著
一堵又一堵的牆
牆沒有背面只有淡淡
誣陷的背景
一線灰的厚度
便量度了無疇天涯
沒有什麼會值得可怕
可怕的源頭
只是一扇沒能開的窗

於是敲碎膝蓋的人
都跪到牆邊
緩慢死去
謐寧而潔淨像帚子
拭擦沾塵的裝飾
沒有什麼
較死亡更值得可怕
可怕是忘記割斷
一雙還在爬行的手
手心塗抹了
故鄉帶來的泥巴

陌生與陌生者的對答
被風播下成種籽
冬天過後
堅硬你仍看到的地方

(沒有什麼
再沒有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