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

靜謐

撩斷琴弦 音符才得以具象
沒有人聽見的話
就燒了吧
灰燼還能拿來 刻成碑銘
或者 填補墳土的縫隙

畫一幅晴空 油彩
烈不過日燄
總烈得過高粱吧
我也沒想過要抓住月亮
能乘一葉扁舟 如流星
划開夜色與星河
就很好

點亮一盞燈 不去思考
在燈油耗盡之前
會有人看見嗎
有多少人看見呢
否則 天亮之前
又何從記得自己照亮了什麼

灑一把餘燼 琴音
又躍然紙上的話
就拿來和詩吧
我也不想記住自己有多微小
能笑著 就很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