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畜養豬隻人書

小害

我不能養豬
因家,狹小如圍城亦如虛無
但對豬的希冀卻不下於
一隻攜著尖角而奔跑的獸
無可奈何地,我造訪墳場主人
查詢召喚豬魂的心得
唯他忙於挫骨,我只好買
最易發脹的麵粉搓製豬狀粉團

家太狹小、太荒蕪
我感覺自身已是囚徒
用油紙摺一個紙盒把我
和豬團各擠向一邊
每天和牠說故事
牠善意回報刺耳的鼾聲
何時添一個小名不知
是「小黑」還是「小白」

日子如流水
牠身上終長出黑毛
牠聲稱是梅鹿斑點;我說:
是斑馬的直紋
在沒有窗的季節我們
仰望落下雨點的星星
飢餓燃起晝夜;傲慢埋設冷暖

無法解開紙盒
半透著膠著的四周
相覷牠的臃腫,我日漸蜷曲的
身體彷彿早患上瘟疫與翳障
戒不掉時日無多的陋習
我把最後一口氣都藏在骨裡
任恣意踐踏的霉菌見證
一堆枯骨和一縷煙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