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詩‏

小害

我不介意,把妳晾起
沿著我每天發黃的書頁部份
穿越窗檯,濕冷
而霉滯的季節,把我記錄
是添增的記憶
才會撬開生活的把手
進入或離開,每次默念的靜態
與及未曾面對的重複
直至我們一起閉目
日照移動著清晨

多麼狡黠
妳微笑時總帶多了
一個逗號
供我,服從自己的愚昧
是多麼燦爛而美麗的事宜
於是,每次相約
我便多帶了一個引號
逗妳開懷,也為妳挨著
彼此的韻腳

揮手,有它的意思
如歡迎,如送別,如海灣貼近潮汐
是故,我還站在對岸
打撈妳裝滿感傷的瓶子
拔去瓶塞,搭建一座木橋
那是我的雙臂
那是妳的出口

我猜想,妳熟睡時
所有呼吸跟空氣,是否
同一樣在浮動
白天與夜晚的分別
是否太陽討厭了星星
妳是知道的,一切的憂傷
欠缺了文字
我的心有時歸化為零
有時因妳翻身
而顫動

我們都以言語,劃分一個窗口
一個窗口
同時向著西面與東面
妳睡醒時告訴我,日落
與出,是同一回事
我撫弄妳的髮梢,很輕的說
「不,他們是失散的孿生,」
「孤寂和虛榮。」

曾以為幸福是一雙絨毛鞋
躲在裡面
便能踏遍冰天雪地,包括
妳一度失語的隱喻
但,幻想卻未嘗仔細準繩
於是我全身開始長出了毛髮
僅僅遮住了
陷在妳手心的腳掌

終於,我不抗拒寒冷
與溫暖;像一隻候鳥不斷地
更換身上的羽毛;像妳
毫不猶豫地,拆去
已蓋起的屋宇
請相信,我正飛行及趕路
將內心的經緯,繪成
妳手握的地圖
就算席地
天空亦掛滿璀璨的銀河

如何讓妳,返抵最初的回聲
彷彿麋鹿掙脫捕獸器後的
整個森林,叫喚
停泊在湖畔栩栩的小舟
想必是,我歸來的一部份
始終從屬於妳
所經歷的過程,其實當天那樣
陽光抵住麥秸織成的帽子
我在莊稼點燃起土壤

凌晨四時,寂寞與萬籟寒暄
桀驁,卻不能像一隻離群的羊般
馴服。我想按著手機
發一條亂碼的短訊:
「親愛的,我的愛
永遠,如血肉般真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