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識前,我們更值得分離

小害

是來去,我們都曾紊亂
有時我假借別人
交付了的分身
有時我交還,卻無意識
裝著別的模樣
是什麼更要明白,明白
口袋載滿歲月的鏽漬
呼吸,既不是氧氣;既不是水份
是夢,半甦時疲累的眼簾

繞過的遠路,總是要
兜轉多次
不是要去明白,而是明白本身
擁有絕對失去的內容
草草如一雙腿,每每
瘦如筆枝
多行眼前幾步,不是
白皙的分行
便是無盡的斷句

該如何解說,一切釐清的
會是藉口
或是,清晨乾涸的幽谷
並沒有迷霧,也沒有分岔
深眠常把落英誤攥成
纍纍菟絲
不是感悟如朝露──
植根的,早已離地
不會是浮泛;不會是
隔夜的梯響
讓所有歸回原寂
人叢中,我短短的抱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