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蝕

小害

押在你額前橫匾的語句
如今,從臉腮
流落到每寸灰黃的皮膚
像個囚徒
黥刺在身上的罪證
冷眼坐在昔日的欄杆
看黃昏劃破
一個暗淡的都市

當光輝熄滅
四處驟起當頭棒喝的聲音
是時候潔淨
在旁圍觀的竊笑者
可惜時間隨你奔跑,卻
越跑越遠
你知道餘生早已不能
再對傷痛免疫

再沒有言辭
可從身軀掉落
閂在天空的雙手
拾起地上細碎的琉璃
頑抗逆風,也吹不走
漸白的斑駁
烏黑的眼睛見證
漆黑,躲在漆黑裡閃爍
已無家了,你說道
站在斷了舌頭的崖上
何處,會是歸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