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賈梅士一闋的大媽舞

小害

浮淺的綠意會否盎然如囹圄
會否囿於歷史的通道
你在起點,一眼已看穿了盡頭
是語言依然降下缺風的遠帆
如摺疊的手風琴
免除,導向的樂手

時間終於按捺不住隨身唱機
不可辨識的聲線或再惹起
你對文字的興趣
頌歌老舊,不如為你哼唱一段
四分之三拍的快版
不太像軍操
不能將膝蓋提起成直角

扭動的腰枝能否較樹梢輕盈
拉緊手肘,試圖收緊腋下的翩翩贅肉
逐步追近,逐步發掘韶光漏洞
回溯一圈,對了
再回溯一圈
你記得在洞穴裡頭身體曾發亮發熱

把晝夜簡簡劃下七條界線
姿態歪了,星辰蟄伏在地
你撿起一撮,一撮彷彿輕如鴻毛
副歌快要來到
配合勩了的生硬手勢
踏前一步,又挽手後退幾多

沒有肅穆的荒草安靜如你貧病的床榻
沒有醉人的暮色閃爍如你緊閉的一目
若使厭倦了
人生是場悽冷的惡習
請落下那張鍍金的帷幕
你見證角色們努力埋首陰霾、自娛
並繼續強身健體

註:賈梅士,1524年-1580年,為葡萄牙殿堂級詩人,文學地位媲美莎士比亞、荷馬,年輕出征時失去一目,及後遭國家多次流放,傳言曾逗留澳門,在白鴿巢公園的石洞內創作史詩《葡國魂》。而每年的6月10日,即賈梅士的忌日,被葡萄牙政府訂為國慶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