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屋頂

小害

我想,是清晨的屋頂
黑夜在此淪落
方正的角落,安穩地散播平靜
沒有尖銳的水塔,儲水箱自然地生鏽
往下沉澱,是等待解渴的
潺潺特徵;必然
以鐵打造,藩籬上
必然有斑鳩佇立、啁啾
但外面,水面依舊從地平線升起
窗戶往屋裡拉開,蕪雜的光線
重複平和語氣,讓短暫留給昨日
及未來,越過冒汗的掌心
刻意刺進地表,糾纏得更為仔細

但時間沒有奔跑,至少一次也沒有
大地開始追逐樹影,和流浪貓;本能
會以最誠懇的方法慌逃
生活突顯的脆弱,收進生存呈現的空隙
妥貼的馬路儘管遠看
處處是盡頭;交通燈仍不停閃爍
欄杆裁剪行人篇幅
天晴、下雨,或雨後陽光
宛若一件穿著
太久的外衣,它愈來愈寬厚
彷彿丟掉太多煩惱
種種已毫無疑問,清醒時
有我自己一個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