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態

小害

一隻蜘蛛
跟另一隻蜘蛛交尾後死去
被掛在孤獨編成的網上
牆角是他最後倚靠
慢慢蓋上棺槨

比利提普頓束緊胸脯
奉獻他與她不太熟稔的奏鳴
指節跟腳踝
腳踝和一群忙於搬運的螞蟻
皆付出生命,互相勾引

城市,嗯,是城市
最深沉底部的一連串呼吸
每一扇窗俱有
不能轉動的發條的機關
你的身體是水造
到近來才發現,靈魂
是流動

憑什麼讚譽你--
失眠的藥液
徒用一個自由的杯子承裝
袒露的雙手仍喜愛
倒豎式行走
黎明會赦免你的罪
前設是黑夜已獲得救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