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瓜葛

小害

〈深夜直播〉

夜,習慣快一步抵達
是什麼掀起並與時日對坐
裝扮至空虛都不行

一束空氣,有形般,在風
霎眼眨動間,瞬即凋敝
最後終於漫漶到
你的心,所確認的
真相

〈問卜〉

外面的雨一直下
我把家中最後的雨傘
拿出來,拆一根
傘骨,問卜

傘骨尖利
乾脆挑在自己的骨上
如燻燒的甲骨文
吉爻也好;凶卦也罷
每戳一下都是血肉

所以血就滲如窗外
頻仍的雨
白白看著,無止的徵象

〈從哪兒見過妳〉

「我從哪兒見過妳?」

記憶的前置詞
泅在夏日的冬季裡
時而驟雨;時而暴雪
再沒有可遮風的揭後語
牽掛於簷前,猶豫妳
別後的每條巷弄

街角徐徐轉身
石階僭越著我們
販賣的寒屑
若是記得妳漾在我
手心的井口
請囑咐乾涸的日子
不要害怕濕冷而著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