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少年

阳光

穿着年少时的白衬衣
好像是隔着山雾,百合,艾草
梦,轻忽的一闪。
藏着我眼的贪婪。
几种留白闪过,便是一生了
云白,雪白,米白,
棉花白,
鸟翅膀上的白,
莲白,藕白,芍药白,
桅子花的白,
茉莉的白,月光白,
瓷白
怎么会有你那么多的旁白
你一笔一划地写着
你若想起一个人,就写
给他。如此,才不负了
这场薄凉的相遇。

那些思想的人儿,入了人间的
风月,便觉它们都有了
来路和去处。与你我
只是一场梦,这所有的白
都是一场铺陈
在光里,影里,氤氲着,清寂着,
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那样薄着,暖着,凉着,
却欲将一个人的
浮世清欢捧起。

秋天,是这样的?
它留下我的慢性子,一回到
自然中,人便莫名的
慵懒与单纯。不似鸟鸣
不似山中的清眠,枕边的凉月。
夜中若渴,饮的是银瓶泻浆。
而那晚,我不在山中,那月
却端端地照在我的
床头,我可枕,可饮。
一不小心,就入了
这上好光阴。

躺下,披着月光,心思
软软地
睡去。一觉到天明。
只留下画面。墙一样的
慢慢斑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