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

哲一

《晚安,北京》

賞來這一大巴掌
夠黑罷。
自便的自辯、曾經的
城禁:光譜定好了,
活該遮攔。

嗔怪,勉強罩住,
沒瞧見;
想必動搖的舞步,搖動正狂,
沒閒瞧見。

要偏信天賜導航,祈求
點亮的明星,算五顆
還是五千顆?

胡扯。搧不走的影兒,
籠城而堅壁。誰
膽敢想到前途,
總得卸竹而成龍,出囚
以為人。

《美麗世界的孤兒》

一、
來不及
在莞爾的一瞬,
預先藏好各自的答允。
故意淘氣,揉皺打印過的眉目。
都老了,用不著
聽取走失的風聲;
不再在意築起還是拆掉
冷不得攀的鵲橋,且篤信
冰釋以前,永不相見。

二、
「所有交互忖度的足印 ……
自然不甘冷落;
所有借來 …… 爭高的喇叭
自然 …… 揚言不還 ……」

往往不願夢迴的,
了解雨勢徹夜張狂,
難得的託付總要驚碎。
點滴無情,
可以彌合隔世的漏洞;
同根默念的留白,不經相通
仍無法落定:

「所有交互忖度的足印,
不敢獨步,自然不甘冷落;
所有借來的虛榮、
堆砌爭高的喇叭自然無物、無恥
揚言不還世界,一副殷實的面目。」

三、
切忌授予過期酒精,
滿箱子有待麻醉的餘暇;
切記,間或開機,
拌一些塑模般的雋語,
齟齬,學會未嚼而咽,
一切倒過胃口的
適合反芻。
鏡照的自己如太乾癟,
勵志地,敷上吐滿的熱巾
乃至冒汗,定認同世界,
仍如孩提想像溫暖。

四、
恣意抓一把
向記憶保釋的日子。
風,並沒有原諒自己,沒有。
本應掙脫的溫差,
未讓更厚實的絨衣套牢;
軀殼,勉強回歸
也漸次晾乾。
直至擠出了最後一點
不合時的原委,
驚覺繭結過的絲絮、
彼此萌生的重量,
注定忘記還能輕盈的身份 ……

《我愛妳,生活》
- 致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

一、
流年必然截取的髮絲
再次斷滿一地。唯願推移
往後的每個時日,
照徹可以調皮匿藏的角落,
俯拾的形影,總能尋得
相互離合的憑據。

二、
要相信,告別的餘溫
一直緊扣於連心的被窩;
至於無庸架疊的私語,
都託付密縫的嘴角,
枕邊的毛絨熊會娓娓叮囑,
會明白許多寂夜不去,
白首也不來。

三、
寧可代替衣架的載量,掛住妳
不堪暴曬的裝束;
寧可,鬱悶的爐火已點不上,
沒有快餐務必烘熱。
頂多是一同歸納:
皺褶、收縮、發霉、吞嚥,
不過提早適應
終須老去的彼此。

四、
毛躁地拖拉掃帚,經過
並肩起伏,那些等待回收的空瓶,
總灌注過多的水分。
只好一場苦笑,
在吃力租賃的方寸,
辨讀妳無心設下的隱喻。

五、
抱怨失策,拔去了電源的鐘擺
會誤導營役的步驟。
忘了手機忘了手錶也忘了
定好的手勢。暫停,
是讓妳瞭解錯過,
始終追不上廝守的腳程。

《抽乾》

難以囫圇飲盡,
日夕變動,一杯子滿滿的渦流。
凝結,往往由時間
凝結了空虛,
適合細味的臉頰,以為清明,
如貓一般往返舔舐。
傷口益深,也不要忘記倒刺,
猶在屢屢針砭自己。

偶而探問的吸管其實
並不洞澈。
甚至嘗試衡量,誓不熔斷的渠道,
連同倒映消亡的溫差。

慶幸,捧起抽噎而成的冰凌,
顆顆行將枯窘,
決不如貓舌過敏。
不勾掉膚肉上疙瘩瘡疤,
不關流浪,還是寄居的地處,
委實親歷一切疼痛,記住
幻世抽乾前後的餘溫。

《你走你的路》

須知道因果生來,
白眼或青睞,
必有給摘下的命途。
吞下了,底細全然隱沒,
也失去半生託付的分量。
當下應取得回答:
葉子,沒可能管護物外,
終究留過椏杈的蔭蔽。
定時翻閱晝夕,
便明白欠奉日程的
還得逐一交還;
期待躡足成就飛灰,寄身
一切流風關照的飄蓬,
生、住、異、滅,問不問世,
路,還得安然走過……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