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兔子

小害

原來我還會意想
在玻璃瓶裡妳跳躍的森林
那兒沒有天空,卻有妳的絨毛和
後退的浪花
太陽微暖,大海擱淺於
妳隨身的手帕
害怕的
從來不是眷戀的味道

除了鹽晶
記下蒸發時額外的疼痛

如記憶沒有出錯,沒有意外地
跟水面的倒影重疊
謊言的最大可能
是讓王子回到公主身邊
但我不忍告訴妳
王子已在途中死去
像麥穗搖曳般,坦蕩在輕盈的秋天
所以;在所以之後
追逐妳的
會是天真的愛麗絲
她仍相信妳在追趕時間
而當她發現
掛在頸項的陀錶
早在幽閉的夢境斷鏈
那麼,只為著證實
我經已垂垂老矣

所以灰色;不會是妳的喜好
當我第一眼看見妳
妳的世界註定永遠是紅
正如年輕時我銜住一朵
無法盛開的玫瑰
於是,每年每日
都看到窗台上無止的枯葉
但它,不是妳愛吃的乾草,放心
它是人類的止痛劑
敷住時間刮起的傷痕

但不要再呆望星空了
天上沒有妳歸屬的星宿

如我記得,妳
為晚風裝設的捕獸器,截下
無比修長的大耳
從此,悲傷便會低鳴
便能在土壤綻放比雨水
更清澈的琉璃
然而,我不敢觸及
故念卻如最初

妳也許不會認同
但亦只得承認
我們都想找一個
愛得,更深的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