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相

阿嘉美

修行了三十五年以後
一天清晨
他洞見
他的實相是一顆網球

他不能接受
他瞋怒
他踢了床架一腳
於是他開始滾動
他墜入了修羅界
怒火使他的滾動越發激烈
終於將他從石門的破口彈出到室外
沙地裡塵土沾滿他的球體
他變得很髒
甚至看不出本來是什麼顏色

他滾遠了
來到林子裏
一些枯枝絆住他
他怒不可遏
彈跳了幾次
更多的斷枝纏住他
他不只髒
表皮的毛氈還破損了
露出裏層的彈性橡膠
他才知道自己是一顆二十世紀初的網球

他覺得痛苦乏力
業火大概是燒盡了
他在一片緩坡上停止了滾動
一隻爬蟲經過他
又冰又涼

月亮升起
照亮大地
他的身軀無法反光
一片灰暗

月亮落下
有一場雨淋濕他
使他的髒更髒
後來又有艷陽
他感覺身上的毛屑有一些隨凝固的土塊一起乾燥
脫落

後來月亮不知升起了幾次
雨從一陣拉長到一季
有一大段日子裏
大地之上只有酷寒
沒有過陽光

他忘記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裏
忘記了世間是什麼
最後連自己都忘了

那一天
佛祖拾起了他

這是最後一天了
你還有什麼願望

他想了很久
想了太久
佛祖的手輕輕柔柔的
和那些粗糙的地衣不同
但他已經沒有喜歡和不喜歡
沒有什麼可以在橡膠之中流動

佛祖捧著他
沈默好像一世紀那麼長

他終於可以回答

他說
我沒有願望

一群鳥經過天上
雲被風弄亂
大地又再迎來陽光

他覺得那天
佛祖好像笑了

所以他也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