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後來者

小害

《卜算子.詠梅》--陸游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寂寞,當頭
以盼般翹首也願能推開
簷外的天窗
湛藍是一片星斗窺伺
一顆一顆,比海裡的蜉蝣
更碎;比夜
更而偉大
如此無儔的心情亦
無法改寫佞妄
就算拋下一束藤蔓攀附而去
那裡,決不是天國
不會是踰矩後能
獨享的永生

一室,仍暗香
仍是角落裡頭最幽的一縷
終始沒有色澤的香氣
才照見稜鏡
花花綠綠的世界,掰開
心思扭捏如許
縈繞絮絮
成殞墜的微光
偎暖滿身清淡意盈
冷,要是不提防的奢想
泥濘,有一點空蕩
有一點點,無言的輕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