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之一

哲一

《請茶》

奉上一盞,不慍不悲。
請好好細味水中
溫厚,亦偶有叵測的漩渦。

絕非調侃。無底的潭淵,
畢竟煉自無根的叢草,
即使風已遠颺,不過片刻
都足以荒涼。

天知道氳氤未均,
是否在於妄下調匙攪和;
但天會知道,
泡沫縱多,抵不住
沉著的一次吹呵。

願濃淡得宜;願茶上
一對眉目釋然,只記
滌濯與共的甘苦。

《垂暮》

縱使未及抬望,
想象,尤其沒打算留戀的,
偏要過分透徹,
惟恐,抓不緊煞尾的一眼。

怎麼恰當地告知,
不如收攏姿勢,包括
不忍揮別與目送的可能,
方會意失卻,
原是重新流連的憑藉。

多深多長的軌跡
若時刻記取,毋寧說:
會走倦的全屬裝扮,
而中途,也藏下逃遁的契機。

如無法抗逆的帷幕
依舊必須垂下,約定了,
就在篤信的止境
一同細數,歲月繾綣鋪過
最尾、最美的里程,
以至同行時
始終珍惜的刻度 ……

《飛人》

已然落伍的熒屏
落幕了,未言倦的戰靴要是退役,
總難免讓路。
是會再見每處死角
一發發怪炮長途來襲;
精於丈量的時代,
計分牌,動輒也會機械翻動。
是故拿手的都沒有分數,
空中在行,既未飛越
亦不叫時間中輟;
是故高懸那背號永遠
配得,一個舉球飛縱的人字
遠近無礙,但三
之於二號多一重迂迴,
注定位列在後;
何況三分一比下,
缺了,是一分衝鋒
竟以為失事的勇悍。

《雨季》

還要更狼狽嗎?
情願,罔顧雷聲而撞上
霾晦的日子,無心沉澱,
卻甚麼都不缺。

沒有絲毫忐忑的雨勢
沒有斷開。
總有人能會意
一直不帶傘的緣故。
已然稀微的餘溫、
密度,禁不起風的
不想填補,也按時跌落。
季節,仍在不變色、不皺褶的
約定裡,縱會濕透,
且必將成為故事。

不打算面前
敷起習慣瞞昧的妝容,
就不害怕融掉;未能夠
撿回的,該屬於過去。因點滴
要附身的,始終謹慎留住,
直至明白背地的陰影
跟隨時,一樣
沒絲毫的遲疑。

不再並行的雨季
多狼狽也好,
天,如今決心頂替
降下過多的分量。
已離開的腳步只樂於遠走;
不及,或說不欲走避,
都是晾乾以後
每段更難堪的日子 ……

《苦海》

一、
一切都晚了。但願潮,
半輩子的浪蕩不悔沉寂。
非得分曉的形相,偏偏,
在失向時沒認真留住
務必起伏的紋路;
歸程,緊拙才計及的時刻表
盡皆押下,而份屬點滴的原來
就不值依戀 ……

二、
要挽回的水劫,
不見得會異常划算。
連星也牽引不起的夜幕,
注定將漩渦淹沒。
是汐,淌著的旋律一直迂緩,
催眠總要淡忘的過處,
惟求洶湧時,不讓窺見
天空,早已不堪裂如碎鏡。

三、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
投入過多終於失語,沒法子
再驚動海往後的時日。
茫茫裡,祗如一枚卵石守候,
俯首的曙光沒有
在靜待回眸、相擁成蔚藍的世界
蒸掉記憶;沒有直言,海
根本推移一片苦澀,不曾沉溺,
卻是滿身淋漓 ……

《荒老》

一、
慶幸樹一直戀舊,
交迭隱忍的場合終須著跡。
重頭,摭拾的枯榮留住
斑駁與陸離,既往與以後
適宜無心的脈絡,
趕在渺茫之前蒐集、拼湊,
直至所有相遇的季節,不再空白 ……

二、
恍如記憶,並未讓自己老得更快,
色相要是過早褪去,
風,總會頂替而來,
卸落萬千晾曝的羽翼,
以為鋪墊,庇蔭
埋設彼此餘生的離程 ……

三、
失卻的,委實
拗作誇大的桎梏;
而斷落,根本是宿命
其中必經的段落。
非要片面將空蕩的枝節
逐一折取,碎葉縫補以求圓謊;
當風已選擇來去
了無聲息,一樣故意的
遭讀成留白 ……

四、
沒有荒涼也沒有老去,
只得夢囈的國度裡,一切都沒有 ……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