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羊

水盈

我又坐著
挺背嫌累
曲腰又給正義者笑
試过躺下仰望
蒼天給我蒼白

那时我瞌睡
想眼皮落幕
它們不依
我也不用手強迫
真怀疑昔年那多疑的眼神
仍盯著我看此際正午,正值

我人生的正午
上方烈日
弄得我視野刺白
可惜這白,非我所求

鄰崖如此高調
攀跌都粉身碎骨
我不願小羊耳聞這些
我什么也

只輕靠身旁一只白羊
它給我綿軟

生前我帶來的細軟
已隨我过去的步調
一件件散落…

今我隻身伴羊
忘却所有牧羊犬童
羊兒自顧歪咀嚼草
牠瞟了我眼
我又瞟一眼世情

從此人羊相守
我倆夢中再沒狼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