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我走出那棟灰白色暗啞的大樓
返回的時候忘記我住那個單位
我站立在那扇玻璃大門
玻璃照着我惘然不知所措的模樣
有如孩子在街上遺失了他的母親
大門進進出出的人家
那些熟悉的臉孔我給他們點頭示意
有些卻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
有些卻迅速地逃離
把我當作一個外星的人

我凝視着大樓灰暗剝落的外牆壁
那一棑棑規範化一律灰黑的窗戶
不是我活着多年困居差點兒窒息的地方嗎?
我惶惑恐懼之際腦海忽然閃出了一處地方
一楝真正是我久居的房子
紅的牆綠的瓦園前植樹園後是個涼亭
啊!它清晰地活着我的腦袋裡
這個是我久遠的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