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不見了

米飯

我停止在叫作回憶的地方
漸漸地不能哭了

黑夜在走廊的另一端潛伏
沒有了回去的棲身之所
內疚於那發不出分貝的心聲
鐘聲已將那震碎成雪白的粉屑
淡藍的畫布上
映入一張張蒼白的臉
沒有出去的門
我找不到

伸手想要觸摸天空中最低的那朵雲
眼淚卻連流下的空間都不再保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