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的二三月

小害

二月

二月看過的花
便不開了
不開的印象
都留在十四月的雨底下
讓她,再下大一點
讓遠山梳成體內的島嶼
替妳,彌補空洞的
種種悵然
是壓得比萋草更低
是會給霧鎖住,堅定的腳步
深怕逆光低垂了
花萼下的破綻
欲伸手去
越過冬眠纏結的草繩

三月

走失的冬天
在復活的底線假裝永恆
不由自主地
看破林裡一隻知更的
迴旋路程
於是拿起枒杈
拾起石頭的罪愆
擊落彼此猜忌的黯淡目光
終於,城外的鐘樓
嘎吱嘎吱地鳴叫
世人沿喧囂找出了逃生小徑
在終點前證實
命運,是再見的
惡性循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