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綺軒

我不再憂傷,當時間之河靜靜
淌流過一個故事
風和雨飄搖過一個,接一個
熟悉或陌生的城市

那密密麻麻,沉緬的泛黃記事本
隨著黯夜綑綁
在沉穩安靜的大河緩緩流去

我無論如何,也不再描繪
困獸的艱難
學著優雅地行走,咀嚼
深淵和斷崖的風光

我已不再憂傷,當遠離的傷
妥切地刻劃在如歌的行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