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

小害

你沒有離開,
請不要淘氣了。

不要披著隱形斗篷
沿清晨陽光烘暖的窗櫺躲藏。
你前生與來世都是貓兒,
扣在頸項的銅鈴匍匐時便叮噹作響。
我知你此刻一定挺直腰骨
閉氣不動,
正如閃電轉換了形狀沒轉換顏色,
樹要落淚時總一地葉碎。

你不會老,
但我經常被時間攔截,
不善於奔跑卻在相同的街頭發愣。
寶物,逐一被浮華誘拐。
隨意門不自覺嵌入人們的嘴巴,
出口,即是入口,
他們的分身日間向我問好,
夜晚跟我話別。
歷史不用信任歷史,
毀於旦夕的信誓像時光機
丟棄的羅盤;
我們曾經改變了時空,
但改變不了,不幸的時代。

該慶幸你貫徹一派天真的想法,
承認不會被放大,
不會被縮小,
不會因沉重而令竹蜻蜓的齒輪脫臼。
然而,青天崩裂如巨大漆黑一片的眼眸,
我不會飛了;
找不到更高處縱容我的心
投入更深的海底。
壓得低低的我們為何有點惹人討厭?
吞沒的目光是懦弱,
抑或透明?

或許有天我會不假外求,
四出呼喊,好讓
證明你靜止地前行;
一步一步後退的是世態,
往往是被允許的某種生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