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緣

阳光

再也回不去了 你浓我浓的
那时 轰轰然一段春去秋来
该撒手的你都忘了吧
残照里 泛黄的微笑过
那一朵怎么也不肯老去的云

我说 我不来了嘛 两鬓斑白
你怎么还玩这孩子的游戏?
打起哑谜给出一种无解的手势
让岁月一再模糊两张登对的脸

一愣神 便已是半生
饱经风霜的人写着偶遇的茫然?
再也回不去了 无非是春去秋来的
一壶苦茶 一个想说 
说不出 梗在喉头的爱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