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裡的地平線

小害

天空把回憶染紅
還是記憶
把天空剮得太深
我需要的,是一片雲朵
或數片
敷在鳥羽上的薄霧
好讓相隔,像隔開臉頰
與淚滴一樣

一個,需要流落
一個需要,反覆的拭乾

燕,沒有歸來
如約定一般,一般的
脆弱
豆娘穿梭芒草的流蘇裡
該落的花
始終沒有凋零

「沒有」
將是一闕猶新的形容詞
會是今日和明日
嫁接在槁木上
潰傷的年輪

沒有過三的念頭
就讓它留在入口處
待人認領

或者,花費一生
留給看冬蝶誕生的一瞬
或者;把一生儲起
羅織別人翩躚的罪名

據悉貓尾草往上的清晨
會是晴朗
我把醒來時的被褥再三摺疊
也找不到吃掉睡夢的
貘獸
原來牠鑽進酒瓶
喝光九個月以來的宿醉
我抱起牠;如日光抱住海面的
鱗次,彷彿問及:
水平與地平線間
距離的對望

沒有人了。這荒地
剩下我,和一口水井
若轆轤兀自轉動
我必然繫上最粗糙的麻繩
一個詞,跟一個詞
逐個攆走

然後四周的:碎石、蓬萵
和冒失的我
便還原你一行

(空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