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入夜

小害

我把昨夜撈起的紕線
縷織成雨,是黑色的,是淅瀝的
是忍冬樹上的一陣捎動
隔岸的香榭,早已不香
惟隱隱的年獸,伏於川河逆溯

若雨,慨不是雨
如縈繞的燒煙,烙下驛站
平凡地拈著華燈或浮萍,無明
無垢,或許
委身一片幻鏡,枕在皙月的床前
締結後,須臾,且又蒂落

牽引的雜聲終始盪而不迴
梯響過隙,我似仍在趕路
什麼需要澄澈,更需像
爬在燈下的亮影
漾一艘紙船往鳶尾的花蕊,奼紫
跟嫣紅;我苦問亦問不過究竟

藏匿抽屜的瓶頸,被突如其來的
鑰匙割破;門縫與門縫之間構築了深井
我呼取偏靠一隅的微塵,讓它
澆下寒蟬;逆光中
它一邊脫殼,一邊脫掉裝飾的翅膀
迫使角落放慢陰霾
肆意發酵,肆意糜爛

曾經灌頂的烈酒已無可再輕,或
再重;如同萬籟底下的步韻
踏冰一樣脆弱
無可再短的距離,我僅以際遇環環扣鎖
失去平衡的杯子,因
一段不太平坦的小路而傾倒

我該以什麼去應允,彼方
哭墳的鬼魅,是未及落下的霜雪
還是仍未亮起的燈飾
夜終歸是夜,是躲入霧裡
能窺看的砂礫;在原地走著
在偌大的簍子裡讓貪婪的棲鴉苟活

那麼請把我入滅時的實相逐漸稀釋
像在冬天才會說話的蝴蝶
用冰點分隔字和句,用軀體印證死亡
用怔忡的悸動勺起最後一撮孤土
在獵獵的風雨下,用敏感帶來安慰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