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啊!凶手

楊冰峰

懸崖削壁是我的歸宿嗎?
親愛的你不回答,

風在狂笑,
海浪滔天,

我坐的草地百年之後仍舊欣欣向榮,
腳掌擱在光秃的岩石顏面也依然,
獨我,
唉!獨我,

想到你的忘恩負義,
想到你陰道的皺褶為另一個男人展平,
想到你吻我時那種抗拒的表情,
想到你哭泣求饒,
我便怒火中燒,
沒有性,
也不該有愛吧!
我在你的身上用嘴,
用手,
也用陽具,
探尋往日的愛情。

最初你的哭泣,
為的是我答應你此情不渝,
為的是你渴念作我的新娘。
你眉頭輕鎖,
微微地喘息,
你的指甲掐入我的肩胛,
而我瘋狂地撞擊你的胯骨。
所有美好的東西,
在高潮時讓我們感嘆愛情的博大精深,
而相信我們已是老手。

現在,你的肢體在掙扎,
你的腳亂蹬,
你的手,留有女巫陰森的血絲,
像你當初留在床單上處女的印記,
只是流失了那刻骨銘心的溫熱;

你的牙齒,
啊!你好看的牙齒,
它曾經咬痛我的陽具,
而今,它在我口中,
想拔掉我的舌頭,
抹掉昔日它咀嚼過你說過的每一句話。

哦!愛人,
明天報紙會說那是強姦,
還說我抽打過你的每一寸肌膚,
而你背着我結交的男人將義憤填膺,
那個下流的竊賊會說,
他更有資格擁有你的愛情。

唉!背信棄義的是你,
記得以前,
我學習游繩,
在崖壁上行走的時候,
站在下面的你掩着嘴巴,
閉着眼睛,
尖叫:小心呀!
如今在黑夜裡,
我從二十五樓的天台游繩至你的窗台,
那種決心,非羅密歐可相提並論,
但他幸運多了,
朱麗葉的胸膛裡睡着另一個男人。

我用刀要的是你的一句話,
你回答時像個西班牙妓女:
永不。

啊!忘情背信的蕩婦,
刀子在你的身上慌亂地跳躍,
而我熟悉的肌膚像趵突泉一樣,
血,溫熱了我的手,
我的臉,
只冷了我的心。

高呼:救命吧!
要不你會死的。
我不能命令自己不去傷害你,
也不能不憐憫你,

高呼:救命吧!
你的母親、妹妹就睡在隔壁,

高呼:救命吧!
就算為那個道德敗壞的男人。

只要你呼叫,
我撒手就跑,不再回頭。

不要用驚慌的目光看我,
我受不了,
那種似曾相識的眼神。

你想想,
那個男人吧!
那個你現在鍾愛的男人吧!

你想想,
他的鰈鰈情深吧!
那是一種高深學問,
我學不來,
而且為時已晚。

我站起來,
四周如此滄涼,
我仿如風景中的污點。
我不願承受這風,
這海浪,
這些大呼小叫的噪聒。
現在已沒有恩怨,
甚麼都沒有,
唯獨空虛是如此強烈,
唉!今次我不想游繩而下,
在你高呼救命的那刻起,
我已割斷了身上的安全套索,
也管不了人們評頭品足。

躍下,啊!躍下~
風成颶風、海浪嘯天:
愛情啊!愛情,
你背叛了誰。
而我,
已沒有時間去辨別自由與恐惧,
一種海水嗆入鼻孔的感覺,
伴隨着我這個年輕的苦行僧下墜:
猶大啊!猶大。

2007/12/3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