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容貌

小害

(一)

我想砌你這一個雪人
看清楚冬天的容貌
於是

我沒給他眼睛,只給他清澈的水
沒給他耳朵,卻用借來的寒風
他沒有嘴,但學會一言不發
沒有鼻,仰不了誰的呼息

一雙手如枯枝繃緊整個常青的森林

你站在我的屋前,模糊模糊地
訪客列裡有黑白簽名
有你的敵人,有我的朋友

(二)

一隻山羚踏錯時間的空隙
摔死在抗冬者的洞外
是一份恩賜,比萬物誕生時
更為豐盛
因此現實告訴我們:鋒利
是另一件稀有的寶物

但生死正自由往來
剖割不了時代的差錯
飢餓繼續蔓延,繼續消瘦
盤纏的雙腿;或然
只欠缺一點把柄
在以為緊握的時候

(三)

冰,封閉所有的門和窗
惟有把牆拆掉

風吹進來,冷;
就把傢具全數燒燬

直至成為冬天
成為新一個冬天的寵兒
再沒有感覺的必要

(四)

簷上積了厚厚的雪
你說道:

那不曾是煮暖的醇酒
是被冬天砸壞了的
過不了的心情

放一個空瓶於簷下
慢慢灼燒
每一次墮落就是
另一次更短暫的蒸發

醉醒的人都知道水是有生命
他們會歡呼、會跳舞
會帶走你仍在夢中的死訊
是故沒有被沸水
燙洗的軀體
談不上劫難的雅興

(五)

風霜抿住你久未洗滌
的衣領
一場大雪
就封鎖了紐扣上
璨璨的冷鑠
那時,指頭已集齊準備
面向每個破損的清晨

天氣依舊乾燥
清爽的空氣迴盪著壑谷內
第一下的槍聲

良久
我每晚就夢見一隻狐狸
假扮成狼

(六)

你聽說過極冬嗎?
好幾個月
黑暗拐了幾次彎角
又轉回來
夜,都是不連天的

像攫奪世間最靜穆似的
獨自浮在天空
太陽帶來的喧擾
終獲得原諒
燭火、火爐和岸邊
站在最前的燈塔
也不過是晚上心煩時
揉下的煙蒂
但除極光之外
我們暫且喪失了的
都是目光

(七)

踏入雪的步韻
為何久久,未能成詩呢
不是七步以外了吧

忘記了,雪人
是沒有腿
沉甸甸的身形
是供人恣意的投擲
一下子
雪便會撼碎了冰

如同睡在一束雪花上
你塌陷的睡姿
徐徐地
再次被冬天覆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