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時光

小害

還是說了。那年
老去的一截
都是回憶交換回來的歲數
狠狠,用心花光了
像束上緊緊不稱身的
玻璃襯衣
稍微,窄小的褲管
苦咽的話語都從胃納
反芻回來
不只一次;或數次
當黃昏驟落時,靜靜閱讀
牆角以下的陰影
如螞蟻爬行,過份的惆悵……

是一堆妄念的省略跟虛線
噬指帶來奔波與顛簸
似懂非懂地,默默向邊陲點頭
向喑啞的漲退,帶來
一瞬即逝的螢火
抹光了,窗櫺對外
斷斷續續的灰塵,夾雜雨水
有些淚痕、有些眼影
有些只能往室外逃跑的途徑
習慣是清晨淡薄的冷霜
血液倒流被窩
懶慵中選取一部喜歡的
留聲機,而聽命於
頻仍刮傷的跳線

誤會最終還是演成意外
還是說下去的,還是讓樹脂蠟住
空餘的蛛網
讓風,成為自己最大的障礙
所虧欠的是
轉動暗室的一隻門把
逐漸拋離在離開之後
一如伸手不可及的間距
前來拯救的人正互相擠湧
看劇的終結,在一頁
厚實的書背底下,從尾
唸讀到頭。生澀;
委曲,文字自會原諒
陌生的讀者,請
不用害怕;不用害怕把
時間的氣泡蒸發
如此起彼落的一段嗝聲
在每樣東西變形時
鏤空的蜃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