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

靜謐

請不要責備我
曾經溺斃於一雙眸的柔情
因而怕水
曾經接近太陽 融了羽翼
因而不願展翅
用盡力氣
不讓那一層厚痂
剝落
害怕那底下仍是血肉模糊

那如青苔般黏附的
漩渦般 暗藏在淺笑底下的
讓我 向你解釋
不是我不願意打開門 邀請你
我也曾如一頭不知險惡的幼獸
毫無保留
曾嗤笑建造高塔與厚牆的城市
相信每一條林道盡頭
都有燦爛暖陽
夜晚必然有星子與月光
吟遊詩人的歌聲
溫醇如酒
荊棘不曾包圍城堡
女巫忘記發明詛咒
女孩在花田裡奔跑 大笑

你要知道
我其實很想擁抱你的溫度
然而我已凍傷
顫抖著嘴唇也無法
將一句愛語說得完全
我的視力已退化
無法 看見這世上仍有純粹而真實的
我想念那個無所畏懼的自己
然而我已倦極
請原諒我
原諒我 已經過了那個
想要成為屠龍勇士的年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