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生

小害

霜降;陰霾。我們
在過去的彼岸重逢
你帶著記憶似的
漫開一曲單人壓軸的
華爾滋。是沒有
比一闕茱萸更
自謔的情愫
你就姑且,削斷我
一縷青絲,要不
給你留念;給你走在
每線平行的世界
於此,每個照面都不是
交匯的地方
是什麼投向永恆
又再折返原地
光線,在夜霧裡
割據我漸厚的瞳孔
你開口說了
那年擲入水池的硬幣
經已在錯身中
無聲無色地被青苔沒收

我知道,大雪將下降狹隘
的晚上。擠湧出來
都是遽然的偶爾
苦楝的種子
埋藏在你我之間
當視野張開了整片森林
風便流竄各自的山巔
你可以,遙遙謳誦
專心唱著日暮後
旅人的窮途
如同冰橇劃不清
石橋上的半個圓點
也奈何不了溺水的紙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