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歲那年的心跳聲依然

孟祥磊

二十二岁那年的心跳声依然

我离开上海
心头飘过整片整片的积雨云
沉重得像是让我两肋生寒的秋天
整座城市在发烧
梦境在每一个夜晚里绵延
原谅我这一次荒唐到骨子里的浪漫
想穿过每一条弄堂的尽头去看你
满头银发 步履蹒跚
不再需要说一些经不起推敲的谎言
穿着年轻的衣裳
不会再有为了自尊而口非心是的对谈
当我也可以忘记了复杂
一件事情就这么坚持了许多年
二十二岁那年的心跳声依然

一个名字像一座山

我用了十年的光阴
来还原少年时的一份亲密
日夜,片段,
它们串不成线,自顾地亮着
将睡未醒时刻的恍惚
我颠簸又颠簸 起伏又起伏
一个名字像一座山

往南的地方有大海
世界尽头在那里生出不断云烟
根本没有生活 只有每天
行走在路上的人很少
路是犹豫,是迟疑,是不安
徘徊的发音也很美
海浪是一排一排的徒然

环游世界的人看到了什么
有一个惊慌失措的少年
有一只飞倦了的白鸽子
有一处人来人往的火车站
世界的中心也是失落的
总感觉缺少了些东西
可是所有人都答不上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