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遭遇

小害

是如何攤伏最深邃的皺摺
於無止的浪濤;於洋流,還是
一幕幕如傘降落的傷口
用水清洗過後,水:
圍住了我的繩圈
曾經是從北繞向南,每個寓意
都是一支筆的長度
但又像微光堵在隧道裡
一刻一刻刮下粗陋的牆壁
不再過問,貫穿的東西
別人卻跟你,磨上一世
能憾動我的,我知:莫如
刻有佛像的頑石
吞下我前生的舍利,便罰我
用今生來懺悔
袖子,依然嫩綠,嫩綠與否
脖子已架在秋葉枯黃
藤枝怎曾奮力,也攀不上月梢
縱梢角斷裂了,如根
狹長的魚竿倒下
故事的骨刺,仍留給時間垂釣
然後戳痛,投海的離人

挖一個很淺,很淺的水窪
接下聽潮退聲的蝌蚪的屍骸
未消退的尾部,不嘗形容
是為沉默點綴。罕然
四周都有圍牆跟夜幕褪色
想像窗帘後,有假借的鏡子
推演著一片血肉模糊
我蹚著這瞬虛構和哀慟
所有鱗次倒豎入一切繁鉅的映像
降生--始終像齣戲,收歛
憑空的讀白與缺場的驚懼
我沒有扭捏成過份立體
經歷了偶遇,經歷了打敗
在一次轉身中,逆向
迎面而來的臉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