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言

哲一

《絮語》

一、
曠廢的意思
是微博與近況,從來不長
不短,已充分築起時差。
所以不必在意
偷渡的一個讀者,悄悄地
還是選擇兼程追趕、
登陸,全然不想掛漏
可能遺失的,點點
滴滴。

日子定不掏去心結。
反顧的過程,既然自縛了,
也始終害怕鬆懈,圓謊、
掙扎,不免誤傷對方。
決斷的,唯有簽妥保險:
在臉書的條款上剔除
敏感字眼、容易查究的行蹤,
甚至刪走一些帳戶,
了斷彼此的線索。

名單,自此貌似單薄,其實
同樣填補過一些空缺;
關係最好
連友誼都談不上。
不熟諳的來歷最不加思疑,
適合化身,故意洩露
不敢隨便耽誤,
卻一直錯過的風聲 ……

二、
日常,顯然滿佈詭謀。
不要輕信一片毒藥
宣稱安眠,可以與煩囂絕交;
不要輕信咖啡的香氣,
擅於喚醒睡眼,並默認
逼迫,正是生活的同義詞。
當都市寧願善忘,日夜
顛倒如故,慷慨吞下
規避與記憶斡旋。如果
勸解的資格
都喪失了,只好頂替
套牢的下場,
僅存的應該盡快洗滌,
直至,洗去印象中
每一個妳 ……

三、
不是湊巧的,
那些結伴遊遍的國度,
誓不輕易重蹈。即使回溯
涉足的圖誌,一步
一步,前後依然渺茫。
是故東西南北逐一再踏;
是故湊巧的,妳宣布
找到更可靠的扶手。

四、
太容易浮躁,尤其
割不開灌滿噪音的耳蝸,
聽覺久已失陷。
難得,是黑白鍵
藏身的音色尚留在家中。
應該相信,席地傾聽的片段,
離離合合的指隙,還是
相看不厭。
請放心,我依然遵守信諾,
密封可能外泄的門路,
摹寫未打消的故事,
隔空,一個人的和弦
平行地彈著 ……

五、
草卉本來有語。離場
以後的季節,我將可解的、
不可解的一一念記。
來歷,道不道明,
不可再斷送了。
親愛的,照片上
擠身花海的隱喻如何
瞞昧得過。失足
採摘的言語已滿地凋落,
天涯契闊,晝夕荒老,
名字,是唯一代言的引據:
毋忘我 ……

《夢話》

既然抓不住的,片斷
虛空凌亂,總是了無聲息。
寄望雨,逐寸
逐寸記好不散的緣故,
帶往一切定處,緩緩的
重新綴拾;也只有雨
如一地潤澤字句,直至彙聚成
一片辭海,重生的空間內,
任意竄改對過的、
錯過的自白。
注定思念提起,猶若
曆法的數目,輪替以後
還是要遞增的。
況且,天無際涯,風已選擇缺席,
不受阻撓,不曾皺縮的海面,
就不會蒼老了 ……

的確除卻心跡,一場場幻境
甚至風風雨雨亦須歸空。
眉目早經枯涸,
再多的淚必將蒸發。
所有水滴都不擺渡回憶;
所有的話語其實
都是碼頭。
無所謂失真,自無所謂
消解。是掛念一個人的時分,
有些話,得在短短夜裡
拐上一輩子的彎,像訴說夢中
纏繞千百趟的寂寞,
一直,一直這樣綿長 ……

《聽說》

唯有這般貼身的
都逐一拔掉。
流言確信無心的筆劃
散佈了,會重新蜚集過來,
痛得合時。

不刻意撇下
寄居以為結痂的傷痕。
寧願犯病的時分
絕口,坐看以後
叢生的倒刺,
如何撫平、褪去。

驚怪酒氣溢滿,
點起的煙霞遂贈與空茫,
未痊癒的堪可
安然累積。

可以聽說甚麼?還需要
證明甚麼?
第一次試圖打探的,
再問,便已留住轍跡。
深深相信
衹等一切迷糊顛倒,
才沒所謂以後,無期的
以後 ……

《告白》

一、
錯投了。
盼望妳會假設
一箋的回憶並非情書。
放開信誓,天地並無崩塌;
曾經溺沒的頭腦,沒葬送過自己
便未必知曉,一場雪、
一縷風的來處。
誠然,流年已平常得
經不起皺褶。遺下
都是辭海,在筆落的時分,
承受著一些微瀾 ……

二、
如何輕易理解
鋪滿老繭的黑手日益發霉,
舞台搭建其中,湊合成更多蕪穢。
所以嚮往的陸續離去;
我選擇了留守。
逐一拔去項背滿滿的骨刺,
奚落與詬病信手流溢。
惟劇本裡最靈巧的對白,
丟棄前,我確實倒背
如流地填補,
如撫慰妳難免的傷患一般
勉強取樂。
毋庸過慮更高的門檻,
對於落伍的笑匠,一切
僅僅及格。

三、
的確,步履走盡了
是咫尺,夜幕
沒改沒收日光的約定。
逃不過的風景,
應該趕在厭倦迢遙之際
安置見聞,打發日後的一片空無。
而我還是不用,或者說
不懂得尾隨。
更多工夫,
是鑽研齒輪與踏板
怎樣利用鏈帶;一如終歸
也考量不清,所謂足跡視野的關係。
幸或不幸:每一輛車
賦予過有效日期;每一趟
回來,總要預備
下一段的離程。唯有靜靜
修理好軸承,
以至軸上偶爾變壞的
心。極其量目送時,
好好找個地方隱匿,如此安分
揮一揮手 ……

四、
當然記得。若干次下午,
一個人收集可能來去的潮水,
洗滌眼眸,直到最冰最冷
才敢平擱沙灘,回顧
凹陷與填平的彼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